生态恢复后,居延海湿地的植被日渐繁茂。刘宏章 摄生态恢复后,居延海湿地的植被日渐繁茂。刘宏章 摄
飞播区治沙前情景。(资料图)飞播区治沙前情景。(资料图)
退牧后贺兰山生态环境得到了明显改善。刘宏章 摄退牧后贺兰山生态环境得到了明显改善。刘宏章 摄

  □本报记者  刘宏章

  走进地处乌兰布和沙漠腹地的阿拉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放眼望去,连绵起伏的沙丘上,一片片高大茂密的梭梭树木在黄沙中碧绿葱茏,从脚下延伸向远处。昔日的漫漫荒漠,如今随着梭梭林面积的增加焕发出勃勃生机。

  “经过围栏封育保护和再补种,这片天然梭梭林已形成8万余亩的绿色屏障,不仅阻挡了沙漠移动的脚步,还有效地保护了地下水源,现在在地上挖1米深就能见水。绝迹多年的黄羊、狐狸、猪獾、老鹰等野生动物也重新回到了这片梭梭林。”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孔德贵介绍。

  这是阿拉善盟构建生态文明的一个缩影。改革开放40年来,阿拉善生态建设成就硕果累累。近年来,阿拉善盟坚持“保护与建设并重,保护优先”的林业发展方针,采取“以灌为主、灌乔草相结合,以封为主、封飞造相结合”的林业治沙技术措施,形成了围栏封育——飞播造林——人工造林“三位一体”的生态治理格局。通过生态建设,一幅生态文明的美丽画卷正在徐徐展开。

  当汽车从阿拉善左旗巴彦浩特镇驶进内蒙古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时,蓝天白云之下,目及之处,无不绿意盎然。“保护森林靠大家”“一点烟头火,可毁万亩林”,走进大山,这样的标语随处可见。

  81岁的老林业人段全才在儿子段永祥的搀扶下沿着景区栈道缓缓登上贺兰山。老人感慨地说:“40年来,贺兰山的变化太大了,40年前森林里面枯死的林木特别多,望眼是成片的黄色。”段全才清楚地记得,那时候的贺兰山,牛羊随处可见,植被也被啃食殆尽,林木砍伐严重。

  “芨芨草绿入望迷,红柳胡杨阔天边”。阿拉善历史上曾是水泽丰润之地,但由于气候和自然的原因及传统掠夺式超载牧业生产让阿拉善人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芦苇摇曳、水泊连天的东、西居延海于1961年、1992年相继干涸。1700万亩的天然梭梭林带在短短几十年里锐减到了800万亩,额济纳胡杨林由5万公顷减至2.6万公顷;严重退化的草场面积达330多万公顷,草本植物由200多种减至80余种。与此同时,沙尘暴也在阿拉善愈演愈烈,沙漠化每年以1000平方公里的速度迅速扩展蔓延,巴丹吉林、乌兰布和、腾格里三大沙漠日成“握手”之势。

  作为祖国生态防线的前沿,阿拉善地区生态环境的优劣,不仅直接关系到本区域各族人民的生存和发展,更关系到西北和华北广大地区的生态安全。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守好一方碧水蓝天,既牵系阿拉善人民的福祉,更维系着子孙后代和民族的未来。

  针对生态环境日益恶化的状况,1980年建盟后,特别是进入21世纪,阿拉善盟盟委、行署确立了“保护就是最大的建设” “人退带动沙退”的发展思路,把生态建设摆在了突出位置,大力实施退牧还林还草政策。

  从1999年起,阿拉善盟先后从贺兰山迁出牧民856户、3520人,退出牲畜23万头(只),使贺兰山彻底实现了退牧还林还草,并使贺兰山保护区面积扩大到133万亩。

  2000年以来,随着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国家林业六大重点工程中有四大工程在阿拉善展开,阿拉善的林业建设因此从点状建设进入到点、线、面全面建设的快速发展阶段。

  此外,阿拉善盟还大力实施“锁边围城”和“身边增绿”等工程,营造生态宜居环境,推进生态建设步伐。同时,相继启动了天然林保护工程、退耕还林工程、“三北”和野生动植物保护及自然保护区建设“四大工程”,还实施了国家级公益林补偿基金、防沙治沙示范区建设、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森林防火、国有林场站基础设施建设等工程项目,每年投入4000多万元用于生态环境建设。通过生态建设,全盟草原退化、沙化现象得到了遏制,生态环境得到了有效改善,生态保护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截至2017年,累计完成生态治理任务1508.47万亩,完成义务植树689.61万株,重点区域绿化54.51万亩。林业生态保护建设任务由建盟初的每年不足万亩增加到现在的百万亩以上,已经连续4年每年完成生态治理任务超过100万亩,防沙治沙与生态治理工作走进了全区前列。全盟森林资源总面积达到3843.47万亩,森林覆盖率由建盟初的2.96%增加到8.26%。

  在实施封育保护生态的同时,该盟启动了飞播造林和人工造林的生态建设。截至2017年7月底,全盟累计飞播造林557万亩,人工造林493.87万亩。特别是飞播的成功已经成为阿拉善生态建设的一大亮点。目前,在腾格里沙漠东南缘、乌兰布和沙漠西南缘通过飞播造林,形成了长350公里的阻沙带,呈现出“绿带锁黄龙”的壮丽景观,并成为盟府巴彦浩特城区、贺兰山林区最前沿的一道绿色生态屏障。这一成果也打破了降水200毫米以下地区不能飞播的国际论断。该盟的飞播造林成果被联合国治沙代表称为“中国治沙典范”。

  “十多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寸草不生的黄沙,你看,现在已经长满了植被。这都是飞播和退牧还草工程带来的变化,否则这片黄沙就会‘飞’上贺兰山。”在贺兰山脚下的沙井子飞播区,阿盟林业局副局长乔永祥指着茂密的各种沙生灌木向记者介绍。

  多年来,阿拉善持续植树披绿,使该地森林面积、资源总量实现双增长,目前全盟已建成贺兰山和胡杨林2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阿左旗腾格里沙冬青、阿右旗雅布赖盘羊等3个自治区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区面积达2955万亩。通过保护、建设,三大沙漠周边形成了锁边防沙阻沙防护带,阻挡了三大沙漠的“握手会师”。保护区植物种类数量不断增加,野生动植物生存环境和生活质量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贺兰山国家级森林保护区森林面积由过去的36万亩增加到60.6万亩,森林覆盖率由31.6%提高到45.7%,山间明流由13条增加到23条,野生动物种群和数量也明显增多。一个天更蓝、草更美、水更美的生态链正在形成!

责任编辑: 罗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