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媒体首席记者 赵新宇 记者 高沛通

  (应被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涉及名字均为化名)

  李宏伟开着一辆白色汽车,带着大约30公分长的刀,在12月17日早晨6时30分左右进入天骄花园小区。此前,他刚从呼铁佳园小区出来。

  如果一切照旧,高昂的妻子在早上7时30分送女儿去上学,因为8时必须到校。高昂会每天照常经营水站工作。而张秀芬刚出医院,还在家中休养身体,她的丈夫刘阔则在一旁照料。

  但,一切没有如果。几天前,他们的人生被李宏伟和他手中的刀彻底终结了。

  案发

  7时30分左右,天骄花园一居民楼电梯里。高昂的妻子正和孩子乘电梯从14楼往下走,电梯突然停在了4楼,一名身高约1.75米,穿黑色棉袄,年龄30多岁的男子进入电梯。这个人便是李宏伟。

  在电梯里,另外一名小区住户看到,当时的李宏伟情绪较激动,在电梯从4楼运行至1楼的过程中,高昂的女儿发出了恐惧的叫声,此时的李宏伟已亮出了手中的刀。

  10分钟过去了,当小区保安来到电梯时,母女两人已倒在血泊中。

  据小区保安介绍,监控显示李宏伟这时离开了天骄花园小区,在这约10分钟的时间内,有没有发生其他事情,他们并不清楚。11时左右,警方从楼内抬出受害人高昂的尸体。

  而在此之前,呼铁佳园居住的张秀芬和丈夫也已遇害。

  案发至今,呼市警方还未通报任何有关此案的细节。

  根据张秀芬外甥的说法,12月16日下午至17日早上,李宏伟曾三进三出呼铁佳园张秀芬家中。他说根据监控记录,第一次时长约8分钟,期间张秀芬可能已被对方控制,并可能被逼问银行卡密码和存折密码。

  “家里被翻箱倒柜,东西被翻得一团糟。”他说,当天晚上,李宏伟就住在张秀芬家中,17日早上离开,随后天骄花园发生命案。

  位于金川开发区的水厂今年5月份关闭后,张秀芬与丈夫很少前往。根据张秀芬外甥猜测,案发前张秀芬丈夫前往水厂的原因,应是被李宏伟电话约过去的。

  对于其大姨夫和其大姨遇害的先后顺序,张秀芬外甥并不清楚,但张秀芬外甥表示,李宏伟于16日下午第一次进入呼铁佳园其大姨家中时,是拿着钥匙开的门。

  嫌疑人十几岁外出打工

  “成王败寇,当你成功了,放屁都是道理。”李宏伟的支付宝账户上,个性签名还一直保留着。他还发了两段小视频,一段发的是孩子,另一段发的是自己的自拍,并不断感叹“生活不易”。

  玉泉区一家桶装水经销点负责人最后一次看见李宏伟,应该是在12月14日的一个清晨。

  “当时他脸色很差,看起来很生气。”玉泉区一个水点的负责人印象深刻,沟通中李宏伟告诉水点负责人,称纯净水配送呼市区域的8个配送站今后均归他管辖。

  撂下这句话后,李宏伟便走了。

  呼市另一桶装水经销部负责人也证实称,在今年12月13日,李宏伟也曾来过这里,并与他签订了供水合同,说自己的水每桶比其他人便宜1元,12月15日后便开始供水。但12月16日,经销部负责人再三拨打李宏伟电话,却一直打不通。直到19日,他才知道李宏伟出事了。

  桶装水行业中,熟悉李宏伟的人给他的评价多为“易冲动”“想法简单”。

  此外,张秀芬的外甥也曾见过李宏伟一次。他给李宏伟的评价是“黑乎乎的,没有太多文化”。

  在事发前20多天,李宏伟还回了一趟老家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天山口镇天海村,给母亲重新修建好了房屋,屋里所有的家具都换了新的,就差家里的墙面还没粉刷。他给母亲安装好冬天需要取暖的火炉,并买来足够烧一整个冬天的煤。

  过多的话,他并没有和同乡的人讲,之后离开了天海村,因为他十几岁便离开了农村,同村的人对李宏伟这几年的了解并不算多,只知道李宏伟在做桶装水生意。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情,村里的人均感吃惊。

  “上学时还挺好,挺认学,也不胡打乱闹。”李宏伟老师对李宏伟的记忆也仅停留在20多年前,李宏伟由于家庭贫困,初中没上完便辍学了。随后和父亲一起前往呼和浩特打工。

  村里一名与李宏伟接触较多的村民说,根据李宏伟回乡后的表象,生活条件也一般,不是太好,也不算太坏。

  “村里已没有多少亲戚了,只有他二叔、四叔,父亲几年前去世,母亲患病多年。”一名帮扶过李宏伟的村委会干部说,李宏伟的老家在村里是贫困户。

  对于李宏伟杀人,李宏伟的二叔也难以想象,在他的印象里,李宏伟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的。再谈更多关于李宏伟的信息,他二叔不再愿意多说。

  遇害者生前情况

  12月20日,天空灰蒙蒙一片,张秀芬和丈夫的遗体火化入殓。高昂一家三口的遗体还在医院停放。

  而呼铁佳园小区和天骄花园小区的住户仍对此前发生命案记忆犹新。天骄花园案发的电梯内,血迹早已被清理,但仍旧有浓重的消毒液气味。

  小区进出的人,结合这几天的新闻,三三两两议论着这件事。

  “周围相处的人,没有说她为人不好的,辛苦了一辈子,像牛一样就知道努力干活。”这是张秀芬外甥对张秀芬的评价。

  年过六旬的张秀芬在今年5月份关闭桶装水厂后,和丈夫开启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旅行。直至今年10月、11月期间,由于张秀芬患病身体状况不好,一直住院,12月份才回呼铁佳园居住。

  他说,张秀芬生前性格特别好,家族关系也非常融洽,沟通很多,相互之间经常来往,因此彼此间的事情知道得比较清楚。

  对于张秀芬的评价,玉泉区一家水点负责人表示,她曾与张秀芬见过一次,且有过多次电话联系,沟通中对方性格很好,遇到事情时总是乐意帮忙。

  “那老两口是好人。”曾在张秀芬公司做配水员的李飞对张秀芬也是这样评价。

  2017年8月22日,高昂注册了一个桶装水经销部,经销范围仅限于桶装水的销售。工商注册信息显示,经销部注册地址位于呼市玉泉区南二环路天骄花园12月17日的事发房间。这个位置,正是高昂一家三口所居住的家。

  高昂和妻子结婚已有10多年,女儿马上就12岁了,但还未等过12岁生日,便离去了。

  从合伙到解散

  张秀芬和丈夫、高昂、李宏伟之间的关系,内蒙古晨报全媒体记者通过多个渠道进行了梳理。

  张秀芬的外甥说,张秀芬和丈夫生前曾经营着一个桶装水厂,也就是金川开发区的呼和浩特碧绿青源水业有限公司,到今年为止,他们已经营了10多年。

  大概在两三年前,在公司下面配水站工作的李宏伟和高昂,决定入股公司。

  “一共三股,180万,各出60万,但李宏伟和高昂一共出了不到60万。” 张秀芬外甥说,不过最终,李宏伟和高昂还是入了股。今年5月份,张秀芬夫妻决定关闭水厂,不再经营。在划分水厂财产过程中,由于水厂属于他们夫妻两人一手创办经营,于是划分时提出要拿到其中的50%,其余部分给李宏伟和高昂。

  “水厂关闭后,他们按三股分的,每股带一批水站。”高昂的妻弟是负责送水的,他对李宏伟和高昂的关系有所了解,对于李宏伟杀人,他深感吃惊。

  他们因送水结识,李宏伟的入股是高昂介绍的。在他的印象中,李宏伟和高昂的关系不错。就算水厂关闭之后,两人也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李宏伟父亲去世后,高昂曾帮助料理过后事,出力较大。

  “网上有传言说,厂子设备卖了没给李宏伟分钱,这不真实。”他说,水厂的机器一直没卖,一直就在厂子里。

责任编辑: 罗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