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琴(左)正在照顾妹妹斯琴(左)正在照顾妹妹

  27年,近10000个日日夜夜。“草原最美姐姐”斯琴的故事在乌审旗流传。

  斯琴13岁时,父亲因病离世;20岁时,母亲劳累过度导致心肌缺血去世,留下18岁的智残大妹妹和16岁的小妹妹……

  面对变故,斯琴勇敢地担负起照顾两个妹妹的责任,以大爱和担当支撑起这个不完整的家,被当地人誉为“草原最美姐姐”。

  20岁成为家里顶梁柱

  斯琴,1971年出生于鄂尔多斯市乌审旗一个普通牧民家庭,家里有两个妹妹。

  比斯琴小四岁的大妹妹乌兰格日乐,在几个月大的时候出现麻疹高烧不退,导致智力一级残疾,致使生活不能自理。小妹妹敖特根苏都,出生于1977年。

  斯琴家有草场一千余亩,但沙漠化非常严重,可利用面积不足20%,家庭生活比较困难。不幸的是,1984年她父亲因病去世,家里一下子没有了劳动力。当时,13岁的斯琴只好离开心爱的校园,开始了沉重繁琐的劳动并照顾妹妹们的生活。

  1991年,经过几年的辛勤劳动,就在一家人的生活刚有起色时,斯琴的母亲因劳累过度导致心肌缺血去世。从此,家里的一切重担都压在了20岁的斯琴一个人身上。既要照顾智残妹妹又要进行生产劳动,没办法,斯琴只好让正读初一的小妹妹敖特根苏都辍学回家帮忙。

  姐妹三人相依为命,艰难生活……

  往返40多公里的就医路

  1992年,斯琴经邻居介绍和当地的小伙子巴音孟克结婚。斯琴结婚的唯一条件就是男方入赘,和她一起照顾妹妹乌兰格日乐。

  乌兰格日乐平时的吃饭、穿衣、洗漱、如厕,都要靠别人帮助才能完成,且时常发病。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发病次数也不断增多,经常需要住院治疗,病情严重时还需要抢救性治疗。

  因家里没有交通工具,每次就医,斯琴都是背着妹妹去医院。往返40多公里的就医路上,斯琴不知道流了多少汗,摔了多少跤,一次次从死神手里夺回妹妹的生命。

  乌兰格日乐每年住院一至两次,每两三年就要进行一次抢救性治疗,每年的医药费高达两万多元。因乌兰格日乐常年不能运动,身体各项功能不断衰退。斯琴从一位蒙医那里学习按摩技能,每天为乌兰格日乐按摩两次,防止她肌肉萎缩。

  为了寻找更好的治疗方法,斯琴经常带着妹妹外出看病。多年来,斯琴辗转于青海、甘肃等地求取良方,给妹妹洗衣喂饭按摩、打扫卫生、寻医问药占据了斯琴生活的一大半。

  2005年春季,乌兰格日乐最为严重的一次发病时,医生说“没希望了,回去准备后事吧。”斯琴只好拿着药品带着妹妹回家治疗。

  两个多月中,乌兰格日乐一口饭都没吃,斯琴只能每天用输液管喂她十几次牛奶。为了让乌兰格日乐干爽舒适,斯琴每天帮她清洗全身两次,晚上贴身睡在身边。晚上只要乌兰格日乐有动静,斯琴就起来给她喂牛奶换纸尿裤。

  在斯琴的精心护理下,卧床几十天的乌兰格日乐又一次脱离危险,而且身上没有一点异味和褥疮。

  用行动诠释长姐如母

  因乌兰格日乐经常发病,需要及时送往医院,为了便于住院治疗,斯琴变卖了家里的牲畜,于2006年搬到乌审旗嘎鲁图镇租房居住,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打零工收入和乌兰格日乐的残疾人困难补贴。

  乌兰格日乐需要照料,家里便离不开人。每年春天,巴音孟克外出打工,斯琴留在家里照顾妹妹。冬天因工地停工,斯琴让巴音孟克在家照顾妹妹,她去饭店洗碗打扫卫生。

  斯琴总是把乌兰格日乐照顾得干干净净,她不嫌脏、不嫌累,没有任何抱怨,这一坚持就是27年。

  27载寒来暑往,斯琴就周而复始地照顾着乌兰格日乐。

  “我们都知道残疾人给家庭带来的沉重负担,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你有没有抱怨过?有没有想过要放弃?”记者问。“妹妹是父母留给我们的一个艰巨的任务,我们必须毫无怨言去完成,这样才能让两位老人安心,才能让我们这个不完整的家庭变得完整。”斯琴语气坚定地回答记者。

  “我们夫妇一定会尽心尽力照顾好乌兰格日乐的。不论以后还有多少困难,我们绝不放弃,因为她是我们家不可或缺的一分子。”巴音孟克说。

  斯琴27年用爱坚守着一个信念,在父母离世后不仅没有嫌弃残疾妹妹,更没有遗弃妹妹,而是以长姐如母的气度和大爱,让妹妹的生命得到延续。相扶相持,她们演绎了人间最温暖的姐妹情,她们的故事在乌审大地上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