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曼旗白音他拉苏木希勃图村有520户家庭,其中370户都有财务收支记录,超过20年记录的账本就有70多套。

  村民保存的老账本,有一些是从上世纪80年代初“分田到户”开始记起。2斤羊毛的收入,1盒火柴的支出,事无巨细,笔笔清晰。这些账本,真实记录了内蒙古东部的乡村生活,也反映出新中国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难能可贵的是,它锁住了乱开支、算清了投入账,成为激发乡亲们节俭持家、勤劳致富、比学赶超的精神动力。2018年希勃图村人均收入超过1.4万元, 400多户有了小轿车。

  村民富裕了,红白喜事的礼金却降低了。

  今年5月16日,村里有人嫁女,大半个村子的乡亲都来贺喜,礼金收入算下来,户均不到60元。相较以前,礼金“腰斩”。

  礼金能够减半,与这个村的家庭账本息息相关。村民莫志坤和记者一起查看了他前几年的账本,每年份子钱都过万,甚至占到年度支出的3成以上。希勃图村人口多,红白喜事多,老百姓人情来往的礼金花销成了负担。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村两委班子收集账本,盘点账目后,开始研究制定村规民约,狠刹礼金涨价风:礼金减降半数、账目支出监督。村民代表大会一开,大家无不赞成。

  村民邓海飞记了3个月账,就发现了大问题:“没记账的时候不知道,买烟买酒,饭店吃喝,不必要支出成了大头;减下来后,每个月就节约开支500多元。” 账本成了不合理支出的“拦路虎”。

  杨德才等记账最早的几家,也是从老辈传承而来,一直没有间断。邻里间互相学习记账,到2000年左右,全村记账户发展到70多户。这些记账人家,也成为村里最早富裕起来的一批。

  20年前,杨德才从父亲手里接过账本;10年前,杨德才从北京接回一辆小轿车。今年,他计划买入一批黄牛发展养殖,生产投入预算达到15万元。杨德才说:“根据多年来的账目分析,我得出一个结论,总产值的55%是投入,剩下的45%就是纯收益,所以生产投入不能压减!”

  村民杨占生的家庭支出也是连年增加,今年他的15亩大田玉米改种土豆,生产性投入近3万元。账目分析实打实,村民在生产投入上都不想打折扣,全村3000多亩节水滴灌高产田,其中1000多亩都是村民自掏腰包打造的。

  村党支部书记张强说:“日子过得好的,都是家庭有账本的,也是最勤劳的。村里为各户印制专用账本,鼓励家家记账。”

  希勃图村记账的老传统,形成了乡村振兴新风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