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与共和国同龄的70岁的著名国家一级编导、老艺术家何双金花,回忆起她过往50年间在草原上舞蹈、进行艺术创作的岁月时,内心仍旧感慨良多。她说:“那时的霞光,让草原沐浴在一片金色之中,远处一道道河流犹如银链,将草原这块翡翠环绕,令风景汇聚,情思交集……我们就在这美景之中,以蓝天为幕布,以大地为舞台,尽情歌唱、舞蹈。”有人说她保存了一个民族的历史和文化,有人赞她为中国少数民族歌舞在国际上争得了一席之位,然而她说,那些荣誉我承受不起,如果能将蒙古族舞蹈传承下去,才是我最大的荣幸。

  往昔没有被岁月磨去光泽,而是再度浸润了人们的眼睛。它所带来的,依旧是如日光般温暖的回忆。在那些为文艺创作付出艰辛和热情的老一辈文艺工作者背后,是一份让人感怀的大爱——对民族和人民的深深眷恋。

  梦似驼铃惊明月,心如红叶染青山。多少年来,何双金花倾情创作,将印刻着科尔沁文化符号的歌舞文化远播四方。

  文艺沃土又萌新芽

  新中国成立之初,百废待兴,文艺发展却并不乐观。很多人虽有着对艺术的渴望,但社会大环境保守,认为没有出息的人才去搞艺术、搞艺术的人社会地位都不高,所以有天赋的孩子得不到理解和支持,无法勇敢地走上艺术道路。“当时还有一种情况,很多父母觉得孩子学习不好,那就唱歌跳舞去吧,还能有个出路,其实这种想法恰恰是错误的,艺术一定要有很深厚的文化底蕴做支撑,不然你的作品只是动作的堆叠,没有灵魂。”何双金花说。

  1965年,15岁的何双金花满怀热情考入了科尔沁右翼中旗乌兰牧骑,成为一名专业舞蹈演员,从而开启了长达几十年的艺术之路。她和一群有理想、有激情的年轻人跋山涉水,深入农村牧区,为广大农牧民带去具有浓郁民族风格的舞蹈、样板戏等节目。何双金花在《红灯记》中扮演的李铁梅深受观众喜爱,然而在接受采访时,她却谦虚地说:“草原儿女世代生活在广袤的大草原上,能歌善舞,热爱生活,他们在劳动和生活中创造了灿烂的舞蹈文化,我为他们表演,送去他们文化之外的艺术作品,却也吸取了他们的文化精髓,为自己积累下宝贵的经验,也为以后做编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69年,通辽歌舞团(原哲盟歌舞团)看中了舞姿灵动美丽的何双金花。在新的舞台上,何双金花更加如鱼得水,《骄阳颂》《草原儿女》《红色娘子军》等由她主演的节目好评连连,尤其是独舞《牧羊姑娘》更是像火红的萨日朗花一样,绽放出沁人的馨香。舞蹈演员的艺术生命是短暂的,为了继续从事自己热爱的舞蹈艺术,何双金花开始接触编导工作。

  歌舞艺术蓬勃绚烂

  时光流逝,转眼到了1970年,国家开始重视文化艺术交流。何双金花随着歌舞团前往各地参加文艺汇演,更广阔的平台让她清楚地认识到,要想在艺术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一定要有扎实的理论基础。恰逢当时中央民族学院舞蹈系对少数民族地区额外开放培训名额,何双金花便奔赴北京,开始了为期两年的深造。

  “学校请了中西方著名的舞蹈家、艺术家为我们授课,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给了我,那我一定要百倍千倍地努力!当时时间紧迫,我们将三年的课程压缩到两年来学,一共24门课程,包含文化、艺术、哲学、民族学等,每天压力很大,但我从不敢有一丝懈怠。”何双金花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由于何双金花是蒙古族,汉语并不流利,老师授课也是依靠翻译,这无疑给她的学习增加了难度。但她并没有气馁,别人睡8个小时,她就睡4个小时,学汉语发音、写汉语文字、预习功课、复习功课、向同学借阅笔记、准备小品汇报……功夫不负有心人。何双金花以优异成绩毕业,还被一些歌舞团看中,想“挖”走,但何双金花放弃了留在大城市的机会,毅然回到了哲盟歌舞团,成为一名编导:“我只想把我学到的一切都带回生我养我的地方。”

  改革开放之初,文艺事业还处于初级阶段,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文化建设也随之飞速发展。回到歌舞团的何双金花迎着大潮,潜心创作,独立完成的作品有80多部,五人舞《绿野红鬃》在内蒙古三独调比赛中荣获双奖;《迷人的草浪》获得科尔沁艺术创作二等奖;《圣洁的哈达》作为歌舞团保留节目演出长达16年;大型歌、舞、乐、诗《蒙古风》荣获“五个一工程奖”;双人舞《思念额吉》荣获成吉思汗国际蒙古舞大赛铜奖;群舞《盛会》在2018年香港回归20周年“海内同欢盛世情 五洲共圆中国梦”春晚演出中荣获金奖;《欢聚一堂》在2014年中学生国际交流中荣获一等奖;大型安代舞《得步色》在延吉国际交流中荣获一等奖;《萨满与安代》《安代雄风》在全国文化部江西山花奖比赛中获入围奖;大型歌舞《欢迎您到科尔沁来》在中俄建交69周年艺术交流中荣获金奖……

  2018年9月,退休近10年后,何双金花个人出资创办了科尔沁民族民间艺术团,吸收广大舞蹈爱好者参与其中。艺术团成立仅3个多月,便收到中央电视台畅想中国栏目组的邀请,登上了央视的舞台,并荣获一等奖。“金花老师创办这个艺术团从来没有收过团员一分钱,所有的服装道具都是她出钱置办的,她就是想把蒙古族民族舞蹈文化的美和魂传承下去,让后人了解。”团员娜仁托娅说。

  随着国家经济实力的逐渐壮大,为文艺精品创作提供了物质保障,文化体制改革的深化,为文艺创作提供了强劲动力。何双金花感叹道:“新中国成立70年,艺术这朵鲜花从萌发新芽到得到滋养、持久绽放,都离不开国家飞速发展的沃土,我为能见证这样一个时代而感到荣幸。”

  杨 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