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呼和浩特11月9日电(郝芳芳 庞兴航)回忆起今年5月1日的一场灭火行动,通信消防员孔祥鹏感慨万千。

  当时,额尔古纳自然保护区发生火灾,孔祥鹏所在的内蒙古大兴安岭森林消防支队莫尔道嘎大队六中队前往灭火。火场坐标是护林员通过瞭望塔估算的大概坐标,并不精准。

  到达公路集结点后,孔祥鹏操作中队配备的无人机,飞到火场上空进行准确定位,获得精确坐标信息,再通过北斗卫星导航,中队指战员很快就赶到了火场。

孔祥鹏在进行通信训练。(资料图片/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供图)孔祥鹏在进行通信训练。(资料图片/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供图)

  “坐标相差一分,现实中就差了好几公里。”孔祥鹏说,无人机定位让中队的行动路线更加精确,大大节省了赶往火场的时间。同时,在扑救火灾时,通过无人机高空侦查,能够清晰了解火场态势和火灾蔓延方向,帮助指挥员研判火势,制定灭火方案。

  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预任通信专业消防员培训活动刚刚结束,教员范晓斌对近年来森林消防通信技术的巨大变化,感受更深。

  范晓斌是莫尔道嘎森林消防大队奇乾中队通信班班长,中队处在北部原始森林腹地,刚到通信岗位时,他要“爬最高的山、最险的路”,为的是能够给处于大山深处的火场架设联得通、不断线的转信台。后来,随着逐步引入卫星热点监测、遥感技术、北斗指挥系统,消防通信工作事半功倍。

 移动式通信车利用卫星技术实现对火场要素的收集和反馈。(资料图片/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供图) 移动式通信车利用卫星技术实现对火场要素的收集和反馈。(资料图片/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供图)

  这几年,范晓斌所在的奇乾中队多次参与大兴安岭北部原始林区灭火作战,随着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建成和其民用应用普及,基层指挥员能够通过手机直接联网北斗系统,与指挥平台进行实时数据互传,配合覆盖林区的20座超短波基站,迅速开设火场前线指挥所,力量部署调动的速度、规模大幅扩大,精度等大幅提升。

  今年,大兴安岭森林消防支队陆续为基层中队配备了自主研发的维德超短波对讲设备、图宏指挥系统和小型便携式无人机。在到达火场后,通信员架设小型维德基站,通过接受部署安装在原始森林各个地方的基站信号,再放大到火场的各个位置,就能够实现从火场到支队机关再到总队机关2000多公里的语音实时通联。同时,两级机关也可以在指挥系统的电子地图上看到每个对讲机的实时定位和队伍的行动轨迹,可以直接部署兵力指挥队伍。

森林消防单兵北斗终端“星盒”。(资料图片/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供图)森林消防单兵北斗终端“星盒”。(资料图片/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供图)

  在内蒙古森林消防系统,一个小盒子也正在基层普及配发。这个像烟盒一样的盒子,是单兵使用的北斗系统终端,消防员们都叫它“星盒”,可以通过蓝牙连接手机,实时发送位置信息并查看卫星云图,实现短报文发送,还能使用微信。

  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还非常重视针对任务分队和参战指战员进行动态跟踪的交互通信应用使用探索,随着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建成,厘米级的定位误差让动中联通、动中指挥变成现实。

  很长一段时间里,登塔瞭望是火情监测的“千里眼”,超短波设备和卫星电话是灭火指挥的“顺风耳”。现在,随着新技术和新设备广泛运用,无人机和北斗导航系统成为森林消防系统新的“千里眼”“顺风耳”。这些新技术、新设备,助力内蒙古森林消防更好地守护好祖国北疆绿色长城。

责任编辑:齐春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