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大兴安岭是毛绒绒的,随着光线的变化,山势的起伏,两边的山头呈现出灰黄色、姜黄色、银灰色,树枝草丛上沾染的雪花轻盈盈的,一阵大风吹来,就会抖落一身束缚。

  穿越大兴安岭的路,也是在边境线上行走。额尔古纳河畔的恩和,这里的人长着一张欧洲面孔却说着一口地道的东北话,包饺子也烤列巴,人人会唱喀秋莎,这是我国唯一的俄罗斯民族乡。四面环山,冰封的额尔古纳河是中俄之间的界河,当地80%的居民有俄罗斯血统。

  冬天的恩和很安静,很多人都去海拉尔了,留下来的住家不多,从哪家烟囱冒烟就能确认哪家有人,或者从院墙里的狗叫声就能判断。我从街道东头走到西头,用最大热情迎接我的就是各家被栓起来的大狗在用力宣誓主权。

  我们慕名而来寻找芭莎列巴房,据说芭莎做的列巴特别好吃,一点添加剂都不用,都是从母亲那里得到的真传。芭莎正在家准备制作列巴的引子,桌子上摆满了一团团发酵好的棒子面,相当于老面和发酵粉的作用。据说当地老人制作列巴还有独门秘诀“列巴花”——一种生长在草原上的紫红色的花朵,在它开得最盛最艳的时候,被采摘下来,然后用它熬成汁,和在面里。

  院子里用砖头和泥巴制成的列巴房是芭莎制作列巴的主战场。芭莎打开一个炉门,里面是熊熊燃烧的炉火,她用一个特制的长长的白桦木柈子,将一屉排列得整整齐齐的面包送到炉火深处,列巴浓郁的麦香味已经流淌出来了。

  芭莎家的温暖有种吸引人的磁场,窗明几净,洒满阳光的屋子里,都是绿植和花草,和屋外的冰天雪地形成鲜明的对比,虽然窗外的春天还很远,但生活中一直都是春暖花开。

  芭莎的母亲当年是从额尔古纳河那边逃到中国来的,芭莎是第二代俄罗斯后裔,看她的模样,金发碧眼大眼睛,一张嘴却是一口的东北大碴子味。芭莎说母亲一辈子都是说俄语,也没学会东北话。我们想让她说几句俄语,她摆摆手说,“我这舌头已经硬得像鞋底,说不了了。”

  室韦也是一个充满俄式风情的边境小镇,对面是俄罗斯小城,到处都是尖尖耀眼的屋顶,奶油色的雪,金黄色的木刻楞,还有当地特色的木结构房屋,用的都是当地的落叶松或者桦木,在木头与木头之间有一种丝状的毛草,黄金色。这种丝状的毛草叫“树毛”,它生命力极强,会长滿木头之间的空隙,起到防风的作用。

  在俄罗斯族大叔果力的家里,依然也是绿植缠绕,还有从俄罗斯淘回来的手风琴、俄式缝纫机、收音机……简朴温馨,色调明快,每一件物品上都有阳光的暖意和时间的温度,坐下来,就不想走了。

  果力大叔说,那你是没有夏天来,我在院子里种满了花,可漂亮了。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到处都是他热爱生活的证据,我在门口看到左右各有两个剪开的旧轮胎,果力大叔在上面点缀着假花,在冰天雪地里吐露着生活的浪漫。木刻楞里的生活悠闲而惬意,在这里严寒的天气把时间冻住了,所有美好的画面都慢慢悠悠地流过,让身处其中的人不自觉地放慢了步子,沉浸在这舒适的节奏里。在这里,严寒的天气没能把俄罗斯家庭的热情冻住,他们仍然载歌载舞,每天烘烤着甜蜜的味道,迎接远方的客人。

  虽然住在偏远的边境地区,可芭莎一家仍然喜欢尝试最新鲜的事物,比如昨天从网络上看到的花纹、图案,今天就已经变成了列巴的新造型。比如民宿是时下最热门的词汇,转眼芭莎的俄罗斯家庭民宿产品就已经在小猪平台上线了。那些最地道的东西正在发光,正有越来越多的人通过网络了解俄罗斯家庭的魅力,体验到木刻楞里的精彩生活。

(来源:内蒙古 旅游发展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