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杜鹃花是报春的使者,有人说白头翁是最早的报春花,其实最早报春的正是红毛柳,因为在冰雪尚存还四处枯黄的残冬里,红毛柳就绽开了朝霞般的脸庞,旋起丹锦似的裙裾,燃起火一样的激情,开始向人们传递着春天的消息了。她们站成排,手挽手,用温柔舒展的细密枝条,舞起春天的喜悦,舞起春天的艳彩。

  红毛柳有一种令人敬佩的精神,那就是不惧贫瘠顽强生长。它虽然常常生长在沙石垒砌的河岸,薄土轻敷的幽壑,但它的根系却非常发达,常常是树有多高,根就会有多长,其适应能力非一般植物所能相比。红毛柳最懂得团结的意义,他们常常一群一排地生活在一起,手相牵,心相连,共同抵御着洪水干旱,抵挡着酷暑严寒,牢固地守住了自己赖以生存的方寸之地,保卫了河谷两岸葱茏的风光。

  红毛柳高贵而平凡,质朴而美丽,就像世世代代生活在大兴安岭的普通民众一样。

  杜鹃篇 |

  达尔滨湖的杜鹃花,说来也怪,肥沃的土地在毕拉河随处可见,但就是没有杜鹃花的身影,在熔岩石海中,她偏偏要迎春怒放,还得浓密茂盛,仿佛人工种植的一般。正因如此,我们称之为“花海”

  杜鹃花,又称“映山红”、“达紫香”、“金达莱”,有“花中西施”的美誉。中国杜鹃花分布范围最广、品种也最多。然而,若论花色之鲜艳、花形之俏丽、花势之繁盛,又似乎以毕拉河的杜鹃为众芳之首、花中之魁。每逢五月,杜鹃花迎风怒放,流光溢彩,形成“春来杜鹃花似海”的壮观景象。这时,各种树木也吐绿滴翠,与杜鹃花红绿相映,高低相携,如锦如绣,如诗如画,给尽情展示的杜鹃花增添了更多的精彩。

  五月的大兴安岭还会飘雪甚至撒下冰雹,但杜鹃花并不会因冰雪而被摧残,相反,还会把这些冰、雪作为她的绝美装饰:那大雪中摇曳的香艳,珍珠毯上盛开的娇美,更让人心旷神怡,如痴如醉。一位女游客见此情景激动地说:“冰雪映衬杜鹃,就像一幅精美的印染花布,真想用它做一件裙装,把毕拉河美丽的春天穿在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