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民族被誉为马背民族,成吉思汗和元朝时代横跨欧亚的广袤土地,都是马蹄耕耘的。马鞍的发明,才使蒙古人跃上马背,变成一种所向无敌的生产力和战斗力,成就了这一切辉煌业绩。游牧文明的历史和光荣,有一笔要重重记在马鞍的账上。

  从五、六岁开始骑马,到七、八十岁只要能爬上马背,就能奔走驰骋。蒙古人离开马背,如鸟之失翼,车之折轮,英雄失去用武之地。但是,英雄与骏马,是靠马鞍连接在一起的。只有当马鞍把他(它)们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才能形成一股强大的生产力和所向无敌的战斗力。古老的岩画和历史研究已经证明,早在1万年前,人类刚刚进入新石器时代,就开始驯养野兽,把它们变成自己的牲畜和骑乘。那时候还没有鞍辔,牧人或者猎人都是骣骑。但是到了公元前300年左右,匈奴的骑兵和马鞍已经相当精良,赵武灵王靠着学习匈奴,胡服骑射,富国强兵,成为一方霸主。后来成吉思汗的铁骑雄风,曾经席卷欧亚,耕耘过半个世界。马背就是蒙古人的摇篮,马背就是蒙古人的天下,马鞍和马鞍具功不可没,应当浓墨重彩,大书一笔。

  骏马的地位崇高,自然也提高了马鞍的身价。蒙古牧人做好一副称心如意的马鞍,就像汉族农民买到一块土地一样,那是一种非常惬意和隆重的事情。“女人们有钱戴在头上,男人有钱用在马上”,一匹训练有素的快马,配上一副雕花镶银的马鞍,一下子就抬高了主人的身价。“雕鞍未解玉骢骄”,人靠马扶,马靠鞍妆,马鞍的优劣和好坏,是主人身份和地位的体现。不用看人,只要看看他的坐骑和马上的装扮,就可以知道主人的大概。从现在流传在蒙古各地的马鞍来看,搜集起来完全可以搞一个马鞍博物馆,有金马鞍、银马鞍、铜马鞍、景泰兰马鞍、檀香木马鞍等等。从裸鞍来讲,有全木头的;有木头做鞍板,鞍座和前后鞍鞒用铁做的。有的鞍鞒高耸,又厚又大;有的只是两个小片,全部鞍木都用牛皮包裹起来,玲珑而光滑。马鞍分实用型、豪华型二类,还有用于赛马、狩猎、战争的马鞍,样式又有不同。

  所谓金马鞍、银马鞍等,都是就马鞍的装饰而言,并不是全用金子和银子制成。裸鞍及马鞍的骨架,不论怎样高贵,多数还是木头的。金属、骨头、景泰蓝和其他材料,装饰的都是有关部分。比如鞍棱,前鞍鞒的前面,后鞍鞒的后面,鞍板鞍座上面,大韂小韂,后鞦襻胸,嚼子笼头等等。鞍棱上的装饰,一般是两条对成,系很细的窄条,但是上面也有精美的图案。鞍鞒前后的图案根据马鞍的形状,十分讲究和突出,民族特点极为浓厚。鞍板鞍座上的装饰,主要是银鞍花。

(图为来源:内蒙古旅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