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拉哈”蒙语为“屏障”之意。和拉哈河又名“哈勒欣河”,靠近中国内蒙古与蒙古国的边境。由于西岸比东岸高,从河东岸看西岸如同一座长长的壁障在眼前,哈拉哈河由此地貌而得名。哈拉哈也是蒙古喀尔喀部的名称来源。

  哈拉哈河上游穿越火山熔岩地段,在茂密的林海中曲曲弯弯向西流去,到新巴尔虎左旗的阿木古郎南成为中蒙界河,流经蒙古国,注入贝尔湖,而后又转入呼伦湖,河流全长399公里。

  哈拉哈河在阿尔山境内的河段景色非常优美,河两岸植被良好,古树参天;河水含沙量小,水流清澈;河中有许多小岛、沙洲,水浅、湾多。流径河段山环水绕,林木茂盛,郁郁葱葱。河中多小岛、沙洲,水清流急,流量稳定,上游段与一系列火山堰塞湖连结,风光独秀,是开展漂流观赏风光的理想河段。

  川流不息的哈拉哈河素有“母亲河”之称。多少年来,在当地流传着一个生动感人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大兴安岭西麓摩天岭北部的五道沟东南山上,居住着几家猎户。有一天,各家的男人都进山去打猎,女人们在小村的周围拾柴或采药。有一个叫达尔滨的少年因骑马摔伤了脚,留在木房里照看不满周岁的弟弟。达尔滨正聚精会神地编著鸟笼,忽然间,有一只饿狼蹿进木房,叨起熟睡的婴儿就要逃窜。达尔滨一见,性急地大声呼喊“狼来啦!狼来啦!”然后不顾一切一瘸一拐地扑向那只狼。饿狼放下嘴里叨着的婴儿反扑过来,同达尔滨厮打在一起。

  达尔滨的呼喊、婴儿的哭声,唤回了猎户的妻子。但等她惊慌失措地跑回木房前,只见婴儿趴在地上哭;达尔滨满身是血,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狼已断气,身上多处刀口还在淌血,肚子上插着一把腰刀……  猎户的妻子把达尔滨抱在怀中,撕碎头巾为他包扎伤口。她大声地呼喊着他的名字,但达尔滨终究没有醒过来。猎户的妻子猛地想起来长者的一句话:人的奶汁可以让善良的人重新睁开双眼。于是她便把自己的乳汁一滴滴地挤在达尔滨的双眼上。奶汁顺着达尔滨的脸颊流到草地上。猎户的妻子就这样不停地挤呀挤呀,开始流出的是奶,后来流出的是血……最后她昏倒在草地上,但她仍把少年的头紧紧地搂在胸前。

  不知过了多久,猎户的妻子被一阵阵“哗哗”的流水声唤醒。她睁开眼睛,发现一条波光粼粼的大河正静静地从身边流过。猎户告诉她,达尔滨终究没能睁开眼睛,但是她的诚心却感动了上天,把她挤出的奶汁变成了这条宽阔悠长的河流;达尔滨正被河水轻轻地托着漂向远方。这条奶汁汇成的河流,就是今天的哈拉哈河。千百年来,它一直湍流不息地流淌着,似乎是在向人们诉说着这个古老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