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外来人,我对红碱淖,有着特殊的感情。大有“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的感动。

  2012年8月份,我第一次来神木,去的地方是红碱淖。当时走了一条比较绕的路,大保当—锦界—神木—店塔—大柳塔—中鸡—尔林兔。在大柳塔加油的时候。我收到来自鄂尔多斯的短信:欢迎来到鄂尔多斯。激动的我,四处找蒙古包。结果发现,高楼大厦,河滨公园,不见风吹草低。然而我们没有去鄂尔多斯,一路前往红碱淖(nao)。为了弄清这个字的读音,我在出发前专门百度,发现她许多故事。便带着这些故事深情款款前往。

  从中鸡到尔林兔,长长的公路,两边是或缓缓起伏山丘,或开阔平坦的草原。时有牛羊和黑马,时有树木与花朵。蓝天白云,清风徐来。大漠的风光,像一幅画,在我的眼睛里哗啦啦流成壮阔的海。 

  道路虽长,不觉漫漫。红碱淖景区终于出现在视线尽头。雄伟的大门,整齐宽敞的街道。被黄土高原的太阳晒的黝黑的陕北妇女坐在门口问我们:吃不吃洪湖炖鱼。

  进了景区,顿时豁然开朗。没有太多建筑,一汪澄澈的湖,寂静的躺在不远处,清风徐徐,水波不兴。我挽起裤腿,狂奔而去。一步一脚黄沙,一步一朵浪花,可劲儿的撒欢。

  水清澈冰凉,有小鱼绕脚而行,沁人心脾。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要来这个叫神木的地方定居。时光荏苒,骑快马如龙。2017年8月份,五年之后,我再次来到这里。

  新修的道路车辆稀少,两边是美丽的景观,有大片大片的葵花,海一样摇曳,海一样起伏,寻着大漠的阳光,远方是不仅的草原,背后是笔直的孤烟。路边依然有黄牛、黑马、白色云朵一样的山羊,它们和花草树木一起,点缀着草原,装饰着蓝天,走进我的视线,留在往后的梦中。

  红碱淖的景区内部多了一些建筑,有新起的楼,有新搭的木质行走台,有形状不规则的大厅。娱乐设施愈加齐全。各种现代化设施,很热闹。而我,依然醉心于那汪碧蓝的湖泊——红碱淖。

  满载一船秋色,平铺十里湖光。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在这五年之中,我虽然未亲自抵达,却断断续续写着、看着关于红碱淖的一切。经常会感到尴尬,生怕那个地方,没有文字表达的那么美。

  这次来红碱淖,之前积攒于脑海的惶恐都不见,湖边的热闹虽与湖中的沉静不搭,但整体而言,红碱淖的磅礴大气、迷之如海,是毋庸置疑的。

  尤其是当你深处湖中心时,四周繁华隐约可见,浪花随船而行,没有喧嚣。返璞归真,湖本沉静。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这是孟浩然写给洞庭湖的,用给红碱淖,也挺恰当。

  我们经常讲江湖江湖,如果说江是人的前半生,奔流不息,建功立业;那么湖,或许可以用来形容我们的后半生,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红碱淖带给我的,就是一种静。静悄悄容纳一切;寂寂然,抹平过去。

  江湖万里外,灯火十年前。红碱淖,是一汪净水,可以洗去我们身上的尘埃,可以让我们找回内心的平静。如果觉得累,不如来红碱淖坐一坐,用心感受一回“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