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那“有百害”的黄河,挟着滚滚的泥沙浩浩荡荡的向着东南奔注中间,这浑水卷过了狼山以南一片蒙古的牧场,决成万顷膏腴的土地,坦荡平原隐藏微妙的地形密码。

  “黄河百害,唯富一套。”这句谚语虽然出名,但历史其实并不长。因为,古代河套地区虽然有过水利灌溉历史,但并不长久,而且长期处于拉锯战之中。

  阴山支脉乌拉山从昆都仑河畔出发,向西一直延伸到一个叫西山嘴的村子,绕过这里,坦荡的后套平原便在眼前了。平原北侧的狼山像一张巨大的弓背,将平原紧紧环绕起来。后套四周,横亘的狼山与东流的黄河并驾齐驱;乌兰布和沙漠、苏吉沙漠分居两侧。从空中俯视,后套平原像一块扇形翡翠,凹嵌在山脉与黄沙中间。

  黄河从乌兰布和沙漠方向蜿蜒而来,在狼山南麓冲积形成后套平原。夏秋之交的平原上,青黄交织、一派丰收景象,纵横交叉的条条灌渠在广阔的平面上描绘了优美的几何图形。清同治年间,这一带人烟稀少、沙丘遍地,后来有了引黄灌溉工程,才成为旱涝保收、瓜果飘香的富饶之地。

  远处的阴山山脉如屏障,脚下大地如畴,秋后的山南河套平原,是一片丰收景象。地处黄河中上游的河套平原,镶嵌在阴山山地与鄂尔多斯高原之间。古时,黄河及其支流纵横其间,令这里水草丰美,湖泊众多。而今凭借着黄河水的灌溉,它依旧富庶,有塞外江南的美称。此处是历史上中原王朝和北方民族政权之间的必争之地。

  我们很难想象,150 年多前的清末,经过历代战争破坏——曾有过九原、五原等名城,出过吕布等名将的地方,在当时已变成无人烟的不毛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