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沙湾的沙子响不响?

  不响。它已经沉默了亿万年。沙子不知道自己是上古哪个纪元的岩石风化而来的,不知道是几亿年的风雨把自己锻造成今天的模样。它只安然地躺着,仰望湛蓝的天空,仰望悠闲的白云,仰望无边的宇宙。

  响沙湾的沙子响不响?

  响,而且非常响亮!人们都听到了。每年全国各地来此旅游的人,以百万计。响沙湾的响声,呼唤着游客,诱惑着游客,引导着游客,让他们从祖国各地,四面八方,千里迢迢而来,不远千里万里而来。

  印象中,沙漠就是荒漠,沙漠是令人恐怖的死亡之地。但是,到响沙湾来,你尽可以放心,这里有冲浪船,有小火车,有索道,有骆驼。这里不分机械的,还是血肉的,都是沙漠之“船”,都是可亲可爱的方舟,决不会迷向,决不会无路可走。

  响沙湾是一片金色的海洋,这里有流动的“水”,也有起伏的波浪。一阵风过,一层扬沙,像一扇扇张开的翅膀,美丽而轻盈。沙子飞起,顺风滑行,可能落到很远的地方,也可能刚好落到你的脚下,无论怎样下落,均有最美的姿态,完全是“水”的模样。

、

  无数细小的沙粒,每一粒都是脚,沙漠的脚步靠风的扶植。风是沙粒最奢侈的伴侣,风让沙丘的脊梁或棱角分明,或光洁圆润。风无声地改变沙梁的形状,沙漠就是河流,风给它吹出无数精致而又美丽的浪纹。

  沙漠,沙而不“漠”。它心中有无数的思想,有热情,有坦白,有慈善,有悠远的爱,有博大的情怀。草,从沙梁的低洼处长出来,响沙湾总有星星点点的绿色陪伴。如果说,白云是蓝天的思绪,那么,绿草就是沙漠的思绪。沙漠借倔强的芨芨草、沙蒿、沙冬青、针矛、苁蓉等等,思考宇宙与人生的重大课题。

  一种感动,一种感恩,从心头倏然升起。

  滑索,是一项英雄的游戏。从一个高度凌空飞起,你会感觉自己像一只雄鹰,苍凉大漠中最矫健的雄鹰,飞跃大地,飞跃古今,飞跃历史,飞跃所有的美丽与沧桑!在天地之间穿梭,有尖叫,有呐喊,有心脏的起落,有胆气的考验,有精神和气度的升华!

  这是一项与雄鹰比美的游戏,雄鹰有多么高远,你就有多么高远,雄鹰有多么豪迈,你就有多么豪迈,雄鹰有多么凌厉,你就有多么凌厉……

  沙漠的腹腔里,碧波荡漾。走得累了,可以放松,走得热了,可以纳凉。在沙漠中被清冽的池水包围,无比地奢华。“咔嚓”,拍一张照片发到朋友圈,要不是一个角度露出了沙漠的真容,微友们怎么也不相信这是在沙漠里。人的力量太强大了,人可以叫你虽然身在沙漠,却能享受各种不一样的人生。

  沙漠的胸怀是裸露的,沙漠对天空大地坦诚相见,以一颗无比干净、通透、不含杂质的心,面对整个世界。

  沙漠借滑索表达勇敢,借泳池表达对水的尊崇和热爱,借车子和骆驼表达泅渡的热望,借丰满多姿的民族演出表达淳朴和热情;沙漠借蓝天表达壮阔,借植物表达细腻,借风表达深刻;沙漠还借日月星辰表达友谊,人与人之间的友谊有时并不可靠,而沙漠与太阳月亮的友谊,亿万年不老。

  如果夜宿沙漠,就会离星星很近很近,无需“危楼高千尺”,便能够“手可摘星辰”,沙漠之心距宇宙不远。沙漠朴素,沙漠执着,沙漠淡定,只要你深深潜入,用心领会,就可以读懂万千。

  当你虔诚地走进响沙湾,响沙湾真的会告诉你很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