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吗?这句词源于欧阳修之《醉翁亭记》,写的是游安徽滁州的琅琊山。醉翁曰:“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那么这寓心于酒的情致只在乎青山秀水的琅琊山吗?为何这山水之乐不能成为那山水之妙呢?

  我们携一颗醉翁之心,用欧阳修看琅琊山的眼睛,去看看塞北风光。看这江南“山水之乐”的心是格格不入,还是珠联璧合?

  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

  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

  至于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树,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者。

  临溪而渔,溪深而鱼肥。酿泉为酒,泉香而酒洌。

  山肴野蔌,杂然而前陈者,太守宴也。宴酣之乐,非丝非竹……

  射者中,弈者胜,觥筹交错,起坐而喧哗者,众宾欢也。

  酒酣梦醉,太守已走入时光幻影,琅琊在千里之外,眼前火光喧闹中,歌舞长调里,是塞北之夜,是“山水之乐”后的人间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