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君拂玉鞍,上马蹄红颜。今日汉宫人,明朝胡地妾。”拥有着“落雁”之美誉的王昭君,是古代四大美人之一,在两千多年前从长安出发,远嫁塞北,换来了当时汉朝六十多年的安定与和平,实为一段佳话。虽距现在有些遥远,但至今提起昭君,除了她的美貌,仍有很多人能说出关于她的一两个故事。而昭君出塞,途径神木留下的泪水形成的红碱淖景区更是与昭君有着解不开的历史情缘。

  陕蒙昭君文化旅游神木交流会在西安落幕

  9月18日,由神木市旅游局主办的“忆昭君·长安梦”暨第二届陕蒙昭君文化旅游神木交流活动最后一站抵达古长安——西安,并在丝路文化发源地大唐西市举行了以“昭君文化”为主题展开的论坛。论坛上,陕西省著名作家高建群,西安市文史研究团团长、西安市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商子雍,呼和浩特昭君文化研究会会长莫久愚,内蒙古大学教授马冀,呼和浩特昭君文化研究会秘书长李世馨,内蒙古社会科学院首席研究员潘照东,陕蒙两地文史大家,共话昭君,以汉代文化、昭君文化与神木旅游融合发展等,从历史人文、古今结合、经济发展的角度共同探讨了如何传承、展示昭君文化,才能更好地助力陕蒙两地的旅游发展。

  陕蒙两地文化学者共话昭君

  高建群,著有长篇小说《最后一个匈奴》等,从解析匈奴民族的地域文化讲道:“昭君出塞是汉民族与游牧民族的一场联姻,促进了农耕文化与草原文化的融合与发展,在中华文明的历史进程中,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我把她定位为一个文化使者,促进了两地的文化经济交流,值得后人纪念和尊重。”

  商子雍从昭君文化对汉文化的传承与影响的角度出发,说道:“从不同的角度来看,有一方面反映出昭君的命运是悲惨的,一个女儿家远嫁塞北,路途漫漫,凄苦悲凉。但从另一个角度审视,留在汉朝的昭君就一定会幸福吗?昭君以和亲的方式,在不战争无流血的情况下,换来了汉朝当时六十年的和平,而且此去,带去了当时汉朝先进的农耕技术、文化理念以及生活方式等,不仅打开了一扇文化传播的通道,还改善了当时匈奴落后的生活方式。作为昭君而言,自身的行为对不同民族文化的融合与交流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如一枚文化符号,是民族团结的一个核心。”

  莫久愚说道,昭君出塞留下了太多的故事,大量的体现在了诗词歌赋上,文人墨客们借助昭君的故事,感叹自己怀才不遇,借昭君的的形象,将自己心中的苦闷一抒为快。民间则以说唱的形式将昭君传唱,寻找共同的文化符号、价值符号,体现了两地人民对这种文化的认可,寄托了人们希望和睦相处的愿望。

  马冀则从真实的角度,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昭君,她并不是一个传说。王昭君,名嫱,为西汉南君秭归人(今湖北地域),17岁时被选入宫待诏。汉元帝时,元帝答应呼韩邪单于提出的和亲要求,决定从宫人中挑选一个才貌双全的宫女,作为公主,嫁给呼韩邪单于。王昭君深明大义,主动请行,这一去便再无回头之路。当时的汉朝国强民富,匈奴迫于当时汉朝强大,要想过上安稳和平的日子,就需向汉朝低头,主动请和,于是有了这一段和亲之举。此次和亲作为友好的象征,共同见证了两地人民六十年的和平盛世。

  李世馨说道,昭君出塞虽意义重大,但在史书上记载却甚少,但在历史时期的各个阶段,均有怀念昭君的艺术形式,上到国家政府,下到黎民百姓,都在以不同的方式纪念着昭君。昭君出塞的这一作为,给各族人民带来了和平、安宁,对汉代、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人们对她有着崇高的敬意。

  潘照东通过研究昭君文化的历史意义,剖析了昭君文化和神木旅游对一方经济的影响,说道:“昭君出塞带去了先进的纺织技术、农耕技术、生活习惯,改善了草原牧民原先艰苦的生活情况,并以和亲文化体现了“和”的文化。神木市红碱淖景区的开发与建设,对于宣传昭君文化,有很好作用,可以让人们了解更多的昭君故事,带动旅游,并促进一方经济的发展,希望多组织一些书法、绘画等更好活动的发扬昭君文化。”

  9月15日,第二届陕蒙昭君文化旅游神木交流活动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启动,并从呼和浩特市出发,途径神木红碱淖,最后抵达西安,意在穿越三地圆昭君梦回长安的遗憾,以及促进陕蒙两地旅游的发展。长安是王昭君前往塞外的始发地,神木是昭君出塞途经的地方,陕西省神木旅游局巧妙的借助王昭君的历史故事与传说,举办“忆昭君·长安梦”活动,旨在用重返昭君出塞的方式,一路南下,延续昭君出塞的历史情缘,让神木旅游与昭君文化能够更自然地结合,从而提升神木旅游的历史文化底蕴,提高神木旅游景区景点的知名度。

  昭君穿越三地回归故里路线:

  第一天:(9月15日) 在呼和浩特市昭君博物院举行了启程仪式及昭君启程仪杖表演,随后启程南下,经响沙湾到红碱淖。

  第二天:(9月16日) 迎接昭君,游神湖并在船上进行昭君拍摄,及舞蹈表演。

  第三天:(9月17日)从红碱淖出发,经靖边服务区休整,前往西安。

  第四天: (9月18日)抵达西安,在城门举行入城仪式,昭君入城并举行文化论坛,探索“昭君文化”及其对旅游的影响。

  昭君出塞典故

  王昭君,名嫱,为西汉南君秭归人,17岁时被选入宫待诏。汉元帝时,元帝答应呼韩邪单于提出的和亲要求,决定从宫人中挑选一个才貌双全的宫女,作为公主,嫁给呼韩邪单于。王昭君深明大义,主动请行,一路西去,马嘶雁鸣,悲切之感,使她心绪难平。她在坐骑之上,拨动琴弦,奏起悲壮的离别之曲,才貌双全令南飞的大雁忘记了摆动翅膀,跌落地下,从此,昭君得来了“落雁” 的代称。昭君出塞,实现了匈奴人民向往和平的愿望,开辟了一条文化交流之道。昭君出塞六十年,“边成宴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无干戈之役。”

  红碱淖传说中的“昭君泪”

  红碱淖位于神木市,红碱淖的“淖”是蒙古族语,是水泊、湖泊的意思。红碱淖被称作“昭君泪” 来自当地一个美丽的传说。据说王昭君当年远嫁匈奴,走到尔林兔草原,即将告别中原,下马回望,想到从此乡关万里,恐怕一辈子也难以回还,顿时千般感慨、万般惆怅汹涌心间,这一驻足,便流了七天七夜的眼泪,于是就形成了这一汪六七十平方公里的红碱淖。王母娘娘为此感动,便派七仙女下凡,仙女们各持一条彩带,从七个不同的方向向其走去,于是就有了现在七条季节河同时流入“昭君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