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博物馆由“鸟巢”中方总设计师李兴钢设计,建筑结合山体并充分利用废弃的采矿场设计和布置博物馆,意在修整被破坏的山体。

  博物馆整体非常有设计感,它用红砖搭建,通体红色的建筑矗立在绿色广褒草原之上,非常显眼。而博物馆内里,用多个篇章分段讲述这段历史的故事,从元上都复原图开始,通过展示元上都遗址出土的精美文物、让人们了解蒙古族的兴起、统一和元朝的建立过程,以及元朝的政治统治和经济发展情况,充分反映出游牧与农耕两大文明冲撞与融合的高度兼容并蓄的“二元”城市模式,从而见证了元朝所造就的国际多元文化兼容的盛况。

  博物馆内,有几个展品让我印象深刻,其中之一,就是天文仪器。早在蒙哥汗时期,开平就设有天文观测所——承应阙。波斯科学家札马鲁丁曾受蒙哥汗委托筹建天文台。1271年,上都回 回天文台正式成立(也称北司天文台)。忽必烈令札马鲁丁为提点,为元朝国家任命的第一任天文台台长。札马鲁丁研制了许多大型天文仪器并制定了“万年历”,为上都天文台的建立和发展奠定了基础。上都在元代科技史上的地位不容小觑,这在出土的天文仪器中便可以得到证明。

  这第二个,便是在元上都遗址中出土的宫殿中使用的大理石石雕构件、上都宫殿屋顶上铺设的琉璃瓦,以及瓷器。这些雕工精美,颜色艳丽的砖瓦琉璃,足以想象出当年元上都宫殿的恢弘气势和精美程度。而那些出土的瓷器,也充分印证当年上都与中原地区的贸易往来是十分密切的,这些瓷器基本都是中国南方的商人带到上都的。

  而在这处博物馆里,还有一个特色,是有个瞭望窗。当年,忽必烈在选择其藩邸地址时﹐考虑到“会朝展亲﹐奉贡述职﹐道里宜均”﹐因而把它确定在地处蒙古草地的南缘﹐地势冲要的开平﹐既便于与和林的大汗相联系﹐又有利于对华北汉人地区就近控制。通过金莲川幕府的大量活动﹐忽必烈加深了对学习汉文化﹑变更蒙古旧有统治方式必要性的认识﹐并取得了汉人士大夫的普遍支持﹐为元王朝的建立打下了基础。

  元代中外交往频繁,上都在中外外交史上具有重要影响。这里常有阿拉失、波斯、突厥等商人往来,被称作“色目商贾”或“回 回商人”。意大利威尼斯商人尼古剌兄弟带着马可·波罗到中国,在上都受到忽必烈极高的待遇。从此,马可·波罗在中国居住生活了17年,撰写了《马可·波罗行记》,书里详细记述了上都的宫殿、寺院、宫廷礼仪、民情风俗,第一次向世界介绍了上都,让世界了解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