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是一场追梦,山间生起明月与清风,天涯尽头处处羊群和草原,似梦却又真实,这里,是遥远的呼伦贝尔。

  世间已渐无惊喜,唯有自造幻想,与梦私奔。

  呼伦贝尔草原,额尔古纳河右岸,呼伦湖畔。

  看那些简单的风景,只需要普通的阳光,静静的白云,流转着时光,遥远了目光,就很好。

  额尔古纳河右岸,夕阳里的金色麦田。

  天鹅湖,晚霞照亮了半边天。

  额尔古纳河左岸的室韦,开着拖拉机犁地的俄罗斯族,讲东北口音的普通话。

  巴尔虎旗金帐汗,弯弯曲曲的莫尔格勒河如丝带婉转,日之夕矣,牛羊过河。

  临江屯的浓雾之晨,大叔背着小板凳去界河边挤奶。

  新鲜牛奶,大列巴,蓝莓果酱,酸黄瓜,那是个让人魂牵梦萦的村庄。

  诺门坎,GPS上找不到地址一片空白的地方。

  那天看了无数次日落,夕阳在山脊之间起伏。有时隐没,有时升起。

  根河,这里的奶牛都长着一个无辜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