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可能就是史料中记载的滦河行宫,辽代很多历史事件(如重元之乱、萧太后指挥战役等)都与之相关。此次辽代滦河行宫的发现也解决了许多辽代历史上悬而未决的问题,是一次辽代考古的重大发现。此次辽代滦河行宫发现源于对先前发现的辽代贵妃墓的思考——一个萧氏贵妃的墓葬不在皇都,却偏偏坐落于多伦县小王力沟。”昨日,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盖之庸说。

  为解开这个“谜题”,2017年5月至11月,考古队员以多伦县小王力沟辽代贵妃家族墓地为中心,在滦河上游流域进行了考古调查。果然,考古队员在辽代贵妃墓东南2公里处发现了一处城址。该城址四面环山,形成盆地,面积约为15万平方米,地表可辨夯土台基12处。

  同时,清理出部分出土遗物,如鸱吻、琉璃、滴水、四叶莲花飞鸟纹瓦当、人面纹瓦当等建筑构件,以及周元通宝钱币。其形制与日本人在辽主州城盗掘出土的辽代建筑构件与建筑台基几近相同,考古工作者们初步断定该城址确系辽代宫殿建筑。

  “该城址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不仅是草原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同时也是沟通辽代上京与南京的重要通道,而且此地为草原湿地,夏日气候十分宜人。根据《长安客话》等史书的相关记载,该辽代宫殿建筑很有可能就是辽代‘夏捺钵’(‘捺钵’为契丹语词,意为辽帝行营。辽帝保持着先人游牧生活的习惯,居处无常,四时转徙,四时各有行在之所)。”盖之庸介绍。

  辽史在我国历史上是颇具争议的,所以,辽代滦河行宫的研究价值也就显得尤为突出。现在,关于辽代滦河行宫的秘密我们所知道的仅仅是冰山一角,在行宫内是否还包含着更深层的历史信息、是否还有更为奇特的历史文物,尚无人知晓。这一切都等待着我们进一步去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