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内蒙古| 资讯| 县域| 旅游| 同城| 微博| 看图

|邮箱|注册

新浪内蒙古

旅游>热点目的地>正文

从二连浩特到扎门乌德 具有神秘色彩的边境之旅

A-A+2014年11月16日07:00新浪旅游评论

  打开地图,将北京与乌兰巴托相连,找它们中间的那个等分点,那就是二连浩特,这是蒙古语,确切的翻译是幻影之城。“二连浩特”是蒙古语的汉语译音讹传。“二连”原音“额仁”,系沿用市郊“额仁达布苏淖尔”之名。“额仁”即是古往今来无数牧人可望而不可及的沙漠幻景,斑斓壮阔;现代人称为海市蜃楼。“浩特”意为城,合为“幻影之城”。

  这个名称,多少给这座国际贸易城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谁曾想到,七千万年前,这片半荒漠草原(草原依据地理类型分为:森林草原、草甸草原、半荒漠草原、荒漠草原、戈壁草原),竟是恐龙争雄的王国,二连浩特由此被誉为“恐龙之乡”,倍受世界古生物界的青睐。如今,这是一个趋向欧式化的城市,它与蒙古接壤,是祖国的北大门。市区距国门与界碑仅仅五千米,东部有一湖泊,名曰额仁达布苏淖尔,意为斑斓的咸水湖,成了一面照耀二连浩特年轻身姿的天然镜子。十九世纪后期,这里还只是一个北京通向库伦(今乌兰巴托)的驿站,暖季时会有附近各旗的勒勒车来运盐,其中尤以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为甚,因他们与汉人贸易。到了二十世纪的二十年代,美国的考古学者与探险队在这块土地上首次发现恐龙遗迹,后经过近半个世纪各国考古人员的不断努力,终于发掘出数十具大型恐龙骨架化石,包括几窝完好无损的石卵。从而发现了荒漠下的宝库,由此,“二连浩特”一名为世界考古界关注。从建筑上看,二连浩特已经趋向荷兰风格,尽管不是我喜欢的西班牙型,但是建筑的式样确实是相当秀丽的。属于以典雅和柔软的线条为其表现特色的爱奥尼亚式,它是希腊建筑中的三种体式之一,既不似多利安式的朴实,亦无科林斯式的繁复与夸张。

扎门乌德扎门乌德

  二连浩特几乎所有的建筑都采用希腊之爱奥尼亚风格,有高大的穹顶,宽阔的门廊,雕饰的柱子,等等,仿似“重新来过”的二百年前的阿姆斯特丹。每种建筑与它相邻的建筑必是相得益彰,一般建筑的色彩都很丰富,尽管涵盖了七种色系,但是仍以淡青、米黄为其首选色调。每条街道的街灯各具特点,决不重复。建筑最高十一层,最底一层,然而,并不是最底层必然比最高层低,由于丘陵地貌海拔不一,它们往往处于一种相对平衡协调的状态,仿佛互相故意让着对方。最底层是步行街,街中一律水门汀花格地板,好像十七世纪曼彻斯特昏黄煤气街灯照明着的卵石路面;步行街的街灯在路中间,像一个高个子的稻草人,灯光变化多端。最具特色的是市中心的两个广场,一小一大,隔着一条通衢主干道,前者属于巴洛克式的罗马型蓄水广场,主雕塑为少女与泉水,她的脚下围着一圈小天使,个个精灵活现;后者则是梯坡式的草坪与曲径相间的希腊型广场,最前端的顶台呈弧形像一弯新月般排立着十六根高大的石柱,一副奥林匹亚神庙的气势。二连浩特的对面是蒙古的扎门乌德,亦是一个口岸小城。早在中学时,我就对那里有一些向往与好奇,每每倚在教学楼楼道里的北窗上非常轻易地遥望着对过的尖顶红房子。参加工作后,有一天,上面来人视察,欲往蒙古游玩,领导便带我同去,那时我经常给他起草文件。

扎门乌德扎门乌德

  我们不用签证,有身份证就通关了,这是二连浩特国际旅行社的惯有做法。当轿车驶出我们的国门,那些橡胶轮子碾压在蒙古的土地上后,我反倒平静起来。因为我看到了与二连浩特一样的草原,一样的丘陵,一样的湖泊。进入扎门乌德市区之前,我们停留在火车站(就是那处尖顶红房子)参观,我记得,我花了一元人民币上了这里的公厕,里面有蚊香,特别洁净,一个年轻的姑娘给了我一张票据,问我要手纸吗,我说只是小解。从厕所出来,我正要上车,忽然感觉身后有人拉我的裤子,扭头下觑,是两个衣衫褴褛的孩子,他们看样子只有五六岁,其中一个仰首望着我,流着鼻涕。招数恰下,招数恰下。他小声说。这句话我不想翻译了,一会读者自会明了。我的心立刻震动了,我知道,或者说我曾经听说,这是私生子。在蒙古,妇女多生可得勋章,可以不管抚养,由国家来负责。但私生子就没有这么好的境遇了。前些年,有一些偷偷越境的蒙古流浪儿,都是十几岁的少年,大冬天居然只穿了一条牛仔裤!此刻,我看着这两个光着脚丫踩在火车站广场积有扬尘的地板上的孩子,心中很不是滋味。我掏出两张五元人民币分给他俩,在蒙古,这十元钱相当于一千四百六十蒙图(币名:全称图格里克)。

二连浩特国门二连浩特国门

  说起蒙图来,有一段事要插入。我上初一时,口岸刚开放,蒙古客人进来贸易时根本不认得中国钱,于是他们往往以为一分(纸币)就是一角,一角就是一元,一元就是十元,……当然这里也有人为的故意欺诈因素,反正,在贸易的头几年里,我们的轻工业产品简直供不应求,由以下一些数据可见一斑:一箱方便面可换一件真皮大衣;一支圆珠笔就是一双结实的皮靴;一盒口香糖可换一张羊皮;一些精美的相匣就是一块地毯;……如今,情况不同了,然而他们进口回去的土豆、番茄(西红柿)仍论个卖,一个就是五十蒙图。

恐龙大道恐龙大道

  后来我们参观了市区与商场,街道两边的民房大多是由六十年代建就的苏联兵营改做的,典型的俄罗斯风格,里面非常干净,就像韩国人的居室那样,进去后必须脱鞋,尽是地毯。大的商场只有一家,像个喇嘛庙,有地道的法国香水与德国护肤爽。那年,我们是早上去的,通关用了十分钟。逛了大半天,下午就往回返了。当一个面容白净颜色娇媚的女官员检查我的证件时,我便开玩笑说,伊那必璧谢(蒙古语:这不是我)。她立刻更加认真瞪视起我的脸来,然后笑了,露出整齐的牙齿:其呀甚(你想干什么)?扎门乌德早在清嘉庆二十五年(1820)设有驿站,较二连浩特为早;这是我第一次出蒙古的首达地。他们没有一点工业,只能不断输出原料,铜铁、木材、畜产品……我们的轿车又进入了祖国的怀抱,奔驰在内蒙古高原上,奔驰在锡林郭勒草原上。放眼望去,碧空如洗,云丝如练,坦荡的原野像一轮硕大的圆盘,缓缓旋转。

                                                  (文章转载自@在你所熟悉的蒙古)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新浪内蒙古|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