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中国最后的狩猎部落”,敖鲁古雅使鹿鄂温克人数百年来,在遮天蔽日的大兴安岭森林中与驯鹿为伴,靠狩猎为生。随着林区开发,野生动物难觅踪迹。猎民收入微薄,生活贫困。2003年,敖鲁古雅使鹿鄂温克人响应国家号召永远的放下了猎枪,迁居根河市西郊的敖鲁古雅民族乡。留下14个猎民点,饲养相生相伴的驯鹿。

  定居的新敖乡经过多年规划、改造,从民俗、旅游和建筑风格上体现着“敖鲁古雅风情、使鹿部落文化”的特点。62户猎民新居,有便利的燃气灶,暖气、自来水由政府免费提供。敖乡的鄂温克族居民全民享受低保托底补助,他们的孩子享受普通高中录取直通车政策,只要有意愿继续就读,就可以不受分数限制全部予以录取。

  鲜为人知的狩猎文化,缤纷多彩的民俗风情,使敖乡名扬万里,旅游产业发展风生水起。2019年底,全乡旅游接待人数82706人,旅游总收入达382万元。漫步在敖乡的午后,在鲜花环绕的院落里,听听那些曾与山林相伴,辛劳一生的猎民老人讲讲过去的故事,这样的时光珍贵、美好、惬意。

  使鹿鄂温克老人安塔布丈夫张景涛回忆起过去的生活,1971年他和老伴儿结婚时,还都在山上,那时候就住撮罗子,也没有床,地底下铺个皮子就在那上面儿睡觉。也没炉子,就拢点儿火,冬天特别冷。从建乡之后生活慢慢好转。

  当然,今天使鹿鄂温克人的美好生活依然离不开驯鹿。坚守在森林里的养鹿人早已不用过“头顶蓝天脚踏雪,北风作伴兽为邻”的艰苦日子。政府为每个驯鹿养殖点购置了小型四驱拖拉机、移动宿营车、太阳能发电板、帐篷等等设施。随着驯鹿改良工程的开展,现在敖乡驯鹿头数已比搬迁移居时翻了一番达到1211头。每年鹿产品销售也能给养鹿人带来丰厚的收入。这些年,作为中国唯一饲养驯鹿的部落,敖鲁古雅使鹿鄂温克人成功争取到了在根河举办第五届世界驯鹿养殖大会的机会,还受邀参加北极圈论坛中国分论坛与挪威、加拿大、瑞典、蒙古等国家的专家学者进行有关北极圈原住民驯鹿文化的交流。

  根河市宣传部副部长于兰告诉记者,最大的感触就是鄂温克人七八十年代取得都是汉族人的名字,到2000年以后的鄂温克孩子都取的鄂温克的名字,就本民族的自豪感特别的强。到她姑娘这个年代,她不会觉得自己的家乡落后或者穷,没有这些。可以说老百姓的经济收入增加了,民族文化传承了,最重要的是民族自豪感变强了。

  封闭、落后终成记忆,敖鲁古雅使鹿鄂温克人原始的豪情点燃了奋斗的热血,追赶着时代的浪潮,奔向幸福的小康…… (内蒙古台记者陈媛媛、赵欢)

  (来源:腾格里新闻)

  责任编辑:乔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