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在老人庭审时,他们也没去过现场。

  2014年9月24日,黄茂生杀子案在邛崃市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老人孤零零地站上被告席,颤颤巍巍地扶着栏杆,一下一下地吧咂着牙齿所剩无几的嘴,颤抖着用同一张纸擦着鼻子和口水,有点呆,不惊慌,不失望。

  “当时我们做了很好的安保措施,以为那么多人签字,一定有很多人来。”法官回忆。出乎他意料的是,联名请愿的村民一个都没来,黄茂生的4个子女亦无一人到场,“听说是因为下雨没车”。

  回答法庭讯问后,黄茂生被带回看守所:“我没啥可说的,我在里面比外面好,上厕所有人扶,洗脸洗脚都有人端水。”

  甚至在6次笔录的末尾,对“民警在询问你时有无侵犯你的合法权益”的例行提问,与通常回答“没有”不同,黄茂生6次都说:“没有,你们都对我好。”

  近两个月后法庭宣判,黄茂生犯故意伤害罪,考虑到年满75周岁、认罪态度良好等原因,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

  老人再没有从他的屋子里走出来,一直在争夺父亲老屋的儿女们此时则走了进来。

  宣判时唯一到场的大儿子,飞身上前跪倒在地,搂着父亲的膝盖大放悲声。被闪光灯疯狂拍摄后,满脸泪光地对着镜头表态,“要对父亲好”。

  在电视屏幕上见此情景,村民们哭笑不得:“太会演戏了!”

  在村委委员的描述中,这个“电视上的孝子”连父子10年前签订的赡养标准都没有兑现:“(儿子)每年给予父亲黄茂生粮食一百八十斤米,清油五斤,钱一百元整。”村委委员斩钉截铁:“完全是装的!他对他们老头儿不好!”

  老人的代理律师说,苦了一辈子的黄老头不愿离开看守所,因为“这里有医生给他看病,狱警也很照顾他”,老人唯独放心不下独自留在老屋里的孙子。离开前,黄茂生一再念叨出去要给大伙买烟表示感谢,“我好烟买不起,买便宜的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