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岁的老头儿黄茂生死了,在从看守所回来的第39天,死在他住了半个多世纪的老房子里。

  那是一座灰突突的木头平房,夹在两幢二层小楼中间。如今,木房的屋檐下卷着两块脏兮兮的塑料布,两孔窗户的18个窗格上,只剩3块玻璃。回到家的老人,最终没能迈过2015年的门槛。

  在外人看来,死亡是天大的不幸,但在四川省邛崃市冉义镇斜江村的不少村民看来,老人能从这样的家中撒手而去,更像是解脱。黄茂生的老伴死得早,他一个人带6个娃娃,“挑烧石灰的石头卖,一担8分钱”。儿时玩伴早已开始安度晚年,这个身高不足1.6米的瘦老头儿,却依然是家里的顶梁柱。

  半年多以前,也正是这些村民争先恐后地在请愿书上签名或摁下红手印,为杀了儿子的古稀老人“求情”。

  村民难以相信好脾气的“茂生哥哥”竟然杀了人

  请愿书写于2014年5月。当月11日,76岁的黄茂生从家里被警察带走,同时一个几乎令所有村民吃惊的消息也在村里传开:黄茂生一刀杀了自己的小儿子黄勇军。

  这个村民眼中“好吃懒做”、“酒疯子一样”的中年人,17年前因盗窃入狱,刑满释放后,一直住在父亲的老屋里,一起住的还有他10岁的儿子。

  后来面对警察,黄茂生回顾了事发当天的情景:39岁的黄勇军和往常一样醉醺醺地回来时,黄茂生没理他继续做饭。“你就整些这些……吃锤子啊你吃!”嫌菜不好的酒鬼边骂边把桌上的碗筷推到地上,破瓷碗摔得粉碎,酱油溅得到处都是,几块姜落在一边。

  紧接着,两个耳光抡在了黄茂生脸上。本想上前跟小儿子理论的老父亲,“心慌了”,顺手掏出围裙口袋里的水果刀,“不晓得咋的”捅进了儿子的左胸。

  面对做笔录的警察,杀了儿子的七旬老父懊悔不已,“以前都忍住了,今天咋就无力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