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绿色食品,呼吸新鲜空气,拥有碧水蓝天,是我们每个人对生活的最基本需求。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种需求却变成了一种奢望。在过去的2014年,“雾霾”这两个字依然关注度很高,也正因为国内许多城市雾霾频现,从而引发了社会各界对大气环境质量的广泛思考。那么,作为内蒙古自治区首府的呼和浩特市,近期天空经常灰蒙蒙的,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1月13日9时许记者在鼓楼立交桥拍摄的画面1月13日9时许记者在鼓楼立交桥拍摄的画面

  采访地点:呼和浩特市区

  采访对象:市民、供热企业、监管部门

  采访内容:首府大气质量

  现在人多了,车多了,高楼也盖得多了,空气流通也就不好了。加上北方地区气候干燥,我觉得这天气对市民的身体健康肯定不好,有时候喘气也不舒服。现在冬天烧煤少了,可不知道为啥,冬天的空气总不如夏天。

  ——市民胡先生

  一方面,我们投巨资对燃煤锅炉进行了脱硫除尘设备改造,采用低碳、低灰的优质煤;另一方面,在生产过程中我们还加入石灰和纯工业碱脱硫。因此,环保是需要真金白银投入的。

  ——呼和浩特富泰热力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杰

  这项工作需要政府给予适当补贴,就供热企业而言,要严格推行小型燃煤锅炉进行“煤改气”;对大型燃煤锅炉,要分两步走,一是采取强制措施使其达标,二是政府给予适当补贴。因为改造燃气成本高,企业负担不起。

  ——呼和浩特市城发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吴利勤

  目前,呼和浩特市大气污染的主要原因是机动车多,年均新增近10万辆,尾气排放量比较多;另外就是能源消耗,燃煤量逐年上升,有一些“煤改气”虽然可以降低二氧化硫指标,但对于减少二氧化氮排放,效果不是很明显。

  ——呼和浩特市环保局总量控制科工作人员

  【语录

  富泰:

  环保需要真金白银投入

  当日10时40分,记者沿着新华大街由东向西途经鼓楼立交桥时,发现此时的天空依然笼罩在烟雾之中。为何我们生活的城市经常雾蒙蒙的?为了解开读者心中的谜,当日16时许,记者首先来到呼和浩特富泰热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泰公司)采访。

  富泰公司总经理杨杰介绍说:“富泰公司是一家国有供暖企业,现有光明和巴彦两座热源厂。其中,巴彦热源厂已完成脱硫除尘设备改造,而光明热源厂由于施工周期长,未能按时完成脱硫除尘改造。目前,我们供热总面积约为1500万平方米,占全市总供热面积的15%左右,主要供热方式为燃煤、燃气和热电联产3种。”

  “从2005年至今,我们先后接管了100多座锅炉房,这些锅炉房大多是破产企业和社会弃管的锅炉房,不但管网破损严重,而且建筑都没有节能保温措施,能耗高,达不到环保部门的排放要求。为此,我们每年还要向环保部门交纳罚款。”杨杰坦言:“针对这种情况,市政府开始下力气实施‘煤改气’项目,‘煤改气’的目的是保障供热质量、大幅度减少城市污染物排放。我们通过‘煤改气’和拆并整合,目前已经消化了90余座破产企业和社会弃管的锅炉房,这些资金都是政府全额投资的。”

  对于‘煤改气’,富泰公司资料显示,早在2006年,富泰公司就在滨河南路建成了2台38吨燃气锅炉房,当时是作为一期热网调峰而建的,也是呼和浩特市第一家燃气锅炉房。从2010年至今,富泰公司陆续建成了包括上国佳苑、瑞景天成、南郡枫景和长乐宫等16座燃气锅炉房,合计燃气供热面积453.9万平方米。据此推算,富泰公司燃气供热占比约1/3。

  燃煤和燃气供热情况如此,那么,富泰公司热电联产情况又如何?记者了解到,富泰公司现有热电联产供热400多万平方米,占比不到总供热面积的1/3。在上一个采暖季,富泰公司原煤采购约30万吨,而本采暖季原煤采购仅20万吨,这说明燃煤排放比下降了很多。

  杨杰说:“一方面,我们投巨资对供热锅炉进行了脱硫除尘设备改造,采用低碳、低灰的优质煤;另一方面,在生产过程中我们还加入石灰和纯工业碱脱硫。因此,环保是需要真金白银投入的。”在该公司一份资料上,记者看到这样一段话:“上述两个热源厂的脱硫项目实施后,经测算其脱硫效率将达到90%以上,届时每年将减少排放二氧化硫1344吨、烟尘359吨、氮氧化合物670吨。”

  市民:空气质量 不如夏天

  在呼和浩特市居住的市民,也许会有这样的感受,每年一到冬季,尤其是进入采暖季节,天总是灰蒙蒙的,能见度很低。对于这样的大气环境,市民是怎样看的呢?1月13日7时许,记者来到新华广场,此时广场聚集了许多前来晨练的大爷大妈。

  听说记者采访大气环境,崔大妈有些担忧地说:“前几年咱们这儿雾霾可少了,现在就没有以前好了,你看今天的天气烟雾有多大!”市民胡先生也说:“现在人多了,车多了,高楼也盖得多了,空气流通也就不好了。加上北方地区气候干燥,我觉得这天气对市民的身体健康肯定不好,有时候喘气也不舒服。现在冬天烧煤少了,可不知道为啥,冬天的空气总不如夏天。”

  城发:燃气供热比例不到1%

  富泰的情况令人欣喜,那么其他企业的排放情况又如何呢?1月14日下午,呼和浩特市城发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城发公司)副总经理吴利勤接受记者采访说:“城发公司今年供热面积为3100万平方米,约占全市供热总面积的30%。主要由“三厂一网”组成,供热片区分布在呼伦贝尔路以东,共建有热力站292座。”

  “呼和浩特市冬季供暖大致有3种,分别是燃煤、燃气和热电联产,但主要方式仍以燃煤为主。城发公司燃气的比例非常低,约占我们总供热面积的不到1%,热电联产约占26.5%。今年,我们计划采购原煤70万吨,主要解决桥靠、三合村和辛家营3家热源厂的锅炉燃料问题。”吴利勤介绍说,“这个数字相比去年,原煤燃料上升了约10万吨,原因是今年我们的供热面积增加了。”

  按此测算,这家供热面积为3100万平方米、约占全市供热总面积30%的大型供热企业,目前仍有70%以上的热源依靠原煤来解决。对此,吴利勤解释:“现在,脱硫有两个办法,一是在原有设备的基础上再增加一套湿式脱硫设备,通俗的讲就是用碱水给排出的烟气洗个澡,但这样做投资巨大;二是采用干式喷钙法来降低排污,这种方法不但排污量可达标,而且造价低。因此,我们春节前计划选一台锅炉做干式喷钙法实验,如成功就会投入运营。”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早在2000年,城发公司就启动了日元贷款项目,集中采购安装了10台循环流化床锅炉,这种锅炉有热效率高、自控程度好和占地小等优点。“当时这样的设备在国内除尘是先进的,现在看来脱硫不符合环保要求了,我们现在正在逐步改善,当初我们企业是为呼市环保做出重大贡献的。”城发公司董事长张瑞平强调说。

  “按照国家今年1月1日颁布的环保新标准,这种锅炉肯定达不到标准了,这10台炉子也是我们环保压力最重的。”吴利勤坦言,“我们还有16台链条燃煤锅炉,也不符合环保要求,这部分锅炉只能使用湿式脱硫设备,现在已安装了13台,剩余的明年再安装,到时二氧化硫肯定会达标。”

  如此多的锅炉需要改造,资金从哪里来?面对这样的提问,吴利勤建议说:“这就需要政府给予供热企业适当补贴。就供热企业而言,要严格推行小型燃煤锅炉进行‘煤改气’;对大型燃煤锅炉,要分两步走,一是采取强制措施使其达标,二是政府给予适当补贴,因为燃气成本高,企业负担不起。”

  环保部门:燃煤和汽车尾气是主因

  1月15日9时许,记者沿着海拉尔西街途经金海国际五金机电城,当车辆行驶至呼和浩特市车管所路口时,天空中烟雾弥漫,能见度很低,空气中不时散发着煤烟的味道。而这里地处呼和浩特热电厂附近。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今年,呼和浩特市预计供热面积达到1亿平方米。其中,呼和浩特热电厂、金桥热电厂和金山热电厂3家供热2530万平方米。“目前,呼和浩特市燃煤供热面积约7400万平方米,占总供热面积的74%;燃气供热2530万平方米,约占总供热面积的25%;其他清洁能源占总供热面积的1%。”呼和浩特市公用事业管理局一位李姓工作人员称,“为减少污染,呼和浩特市政府计划用3年时间对全市259座分散燃煤锅炉进行燃气化改造,通过两年的拆并和燃气化改造,目前已经完成169座,剩余的计划在今年改造完成。”

  呼和浩特市环保局总量控制科一位工作人员称:“目前,我们国家大气排放有6项指标,分别是二氧化氮、二氧化硫、臭氧、PM2.5、PM10和一氧化碳。2014年与上一年比较,除了二氧化氮年均值上升12.5%外,其余5项指标均呈下降趋势。”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二氧化氮年均值上升呢?该工作人员解释:“我们正在做空气质量源检测,具体二氧化氮为什么上升,只能等到检测结果出来才行。目前,呼和浩特市大气污染的主要原因是机动车多,年均新增近10万辆,尾气排放量比较多;另外就是能源消耗,燃煤量逐年上升,有一些‘煤改气’虽然可以降低二氧化硫指标,但对于减少二氧化氮排放,效果不是很明显。”他还介绍说:“目前,我们的主要控制手段是加强机动车辆检测,我们在全市设立了28条尾气检测线,对于检测不达标的发黄标,采取黄标车禁行的办法减少污染。还有就是淘汰黄标车和老旧车辆,2014年,这两种车型共淘汰约1.5万辆。另外,控制氮氧化物还涉及火电脱销,截至2014年底,我们已经完成全市18台火电机组的脱硝任务,而且全部达到了火电厂大气污染排放标准。”

  车管所:目前首府有79万辆机动车

  除了冬季取暖锅炉燃煤排放,另一重要污染源当属日益突出的汽车尾气排放,这也是造成灰霾、光化学烟雾污染及威胁群众健康的重要原因。呼和浩特市车辆保有量到底有多少?1月15日,记者前往呼和浩特市车管所(以下简称呼市车管所)进行了采访。

  呼和浩特市车管所计算股股长云鸿燕介绍说:“截止到2014年底,呼和浩特市车辆保有量约为79万辆。由于受国内经济增速影响,呼和浩特市2014年新增车辆约8.6万辆,这是呼和浩特市连续5年新增车辆最少的一年。”